Radio Logo
RND
Listen to {param} in the App
Listen to 文化遗产 in the App
(171,489)
Save favourites
Alarm
Sleep timer
Save favourites
Alarm
Sleep timer

文化遗产

Podcast 文化遗产
Podcast 文化遗产

文化遗产

add

Available Episodes

5 of 23
  • 文化遗产 - 36年前的今天,巴黎新桥“大变身”
    1985年9月22日,古老的巴黎新桥由超过4万平方米的聚酯纤维织料包裹,披上了沙漠金色砂岩的颗粒感与柔光。随着日头和月亮的旋转,天光变换,这金砂岩色也跟着出现了千万种不同的美。巴黎新桥包裹计划,距今已经过去了36年整。其作者,保加利亚人克里斯托-雅瓦乔夫,和法国伴侣让-克劳德,也均已辞世。两人未能在生前亲眼见证问世的作品-包裹凯旋门计划,则正在此时此刻通过所有倾慕者的溢美之词,反对者们的攻击指责,和不屑一顾者们的评论,向世界证明,他们从未离去。 巴黎新桥始建于十六世纪的亨利三世时期,建成于十七世纪初,名为“新桥”,是因为它是当时第一个其上无居民居所,第一个有保护路人不受马蹄溅起的泥水的人行道,第一个完整横跨塞纳河,连接左右岸与西岱岛最西端的石桥。新桥在1889年被列入法国历史保护文物,1991年被列为联合国教科文世界遗产。如今,它是巴黎现存最古老的桥,也是第三长的桥,长238米,内有建造初期遗留下来的地窖和地下通道。随后,流动商人们纷纷进驻新桥,有为狗提供剃毛服务的,有提供遮阳伞租赁服务的,还有旧书摊位。直到1854年左右,地窖被封起,最后一批商店消失了。新桥还是1910年塞纳河洪水的见证物,现今仍能看到当年的水位线。那是一场百年不遇的洪水,也是1658年以来塞纳河最严重的一次灾难。位于左岸的国民议会开会时,议员们不得不坐船前往。 在接下来的岁月里,从18世纪盛大开张的莎玛丽丹百货大楼,到亨利四世骑马雕像被立起,新桥的三百多个牧野神灵怪面雕饰默默保护着两岸的居民,和过往的行人车辆,免受恶灵的侵扰。1926年,巴黎七号地铁线延长,新桥地铁站正式开通。2002年,时任法国经济部长洛朗-法比尤斯为新桥换上了象征欧盟的蓝色,诞生后的第三年,法国在那一晚庆祝欧元正式开始流通。 对待这样一个历史感丰厚饱满的古迹,过往的众多建筑家和艺术家只是为其稍稍修饰,略添,或略减,从未有更天换地般的大手笔。但克里斯托与让-克劳德,在不花费法国纳税人一分一厘的情况下,让巴黎新桥“大变身”:他们起初选择了亚历山大三世桥,但随后却觉得(克里斯托嫌亚历山大三世桥只有一个桥拱洞),新桥更具历史感,更在巴黎市中心,更与艺术史相连。历经法式行政程序的速度,新桥包裹计划得到了时任法国文化部长雅克-朗,时任巴黎市长雅克-希拉克,城建部,交通部,巴黎河流交通局等等的同意,12名工程师和300名专业人员,让新桥穿上了12吨重的钢缆条和4万平方米的织料。蛙人们跳进塞纳河,用绳索紧固住下垂的织料,再往上扬起,高山向导们接住,打结,扎紧。巴黎的专业工匠们负责监工,在看热闹的人群,和被吵醒的酒鬼之间穿梭,忙碌着,河里的驳船放慢了速度,时间似乎也慢了下来。 14天当中,新桥又新了,只有亨利四世的立马雕像没有被覆盖;14天之后,它重新回到了自己本身的样子。虽然这一“展品”是暂时的,可逆的,但被包裹新桥计划吸引的人们,在金砂岩色织料撤掉后,再看新桥的目光,开始变得不同。以往没有仔细关注过新桥的人们,也因此产生了去了解它的兴趣。
    9/22/2021
    5:05
  • 文化遗产 - 凯旋门被裹起来了!
    明天一切都会消失。因此,被看到,是急迫的。克里斯托的作品,从山到水,无人能买,无人能拥有,无人能使其商业化,或者盈利。这是克里斯托与让-克劳德眼中的艺术自由。 已故环境艺术家克里斯托早年的计划今天在巴黎实现了:象征着巴黎,象征着法国的凯旋门被2万5千平方米的可回收聚丙烯淡蓝色白布,和长3千米的红绳包裹起来。这一项目得到了巴黎市和法国国家纪念建筑物中心的支持。纪念建筑物中心以法国国家的名义保管凯旋门并负责其对外开放,称“这一行动体现着对当代艺术创作的支持,也为法国和巴黎最具象征性的纪念建筑物之一增色”。 刚刚过去的周末,“包裹凯旋门”项目进入准备阶段的尾声,预计9月18日到10月3日正式对外开放,10月4日到11月10日进行拆除。作者克里斯托生前表示,他是唯一在作品展览结束后使其消失,复归于无物之人:就像科罗拉多州第325号高速路上横贯赭色山谷的那抹橘红布幕,就像顺着加利福尼亚州地势入海的白色的奔腾的篱笆,就像4万平米金砂岩色裹起的巴黎新桥,就像那10万平米的柔软银色所包裹过的德国联邦议会…这些引发轰动,激起争议的艺术项目背后,不仅是这位保加利亚人在创作。生于卡萨布兰卡的让-克劳德起初与克里斯托进行艺术合作,后成为了他的妻子。从议会到法庭,两人一直捍卫着,解释着他们并非一直被人所接受的艺术理念:不追求作品的永久性,甚至追求作品的不可流传于世…借助覆盖的手法,通过隐藏建筑物,公园或景观本身,关注结构,用途,美感,维度等,使其出现另外的涵义,引发思考。明天一切都会消失,因此被看到是急迫的。克里斯托的作品,从山到水,无人能够买,无人能拥有,无人能使其商业化,或者盈利。这是克里斯托与让-克劳德眼中的艺术自由。 让-克劳德在2009年因动脉瘤去世,克里斯托也在2020年与世长辞。“包裹凯旋门”成为其未竟的计划。回溯到上世纪中的巴黎,克里斯托和让-克劳德在1958年相遇,三年后,两人开始以公共空间为目标进行创作,并构想了“包裹凯旋门”。1962年到1963年间,包裹凯旋门的合成摄影出炉,1988年其拼贴作品成型,2017年正式进入准备状态。60年后,当世上已无克里斯托,凯旋门终于被包起。2020年,参与“包裹凯旋门”组织计划的巴黎蓬皮杜中心推出了“克里斯托,让-克劳德和巴黎”展览,向大众重现了1958年到1964年间两人在巴黎的足迹,以及新桥包裹计划的实现过程。 高50米的凯旋门被淡蓝银色包裹,红绳裹腰,这一工程的实现,倚赖95名高空作业人员的操作。克里斯托的家人弗拉基米尔-雅瓦乔夫监督“包裹凯旋门”整体工程,他表示,“凯旋门正在被包裹起来,开始焕发生命,越来越接近克里斯托和让-克劳德毕生梦想的那个场景”,“这是所有装置艺术当中,最盛大的那个”。 待到9月18日早,所有的准备工作完成时,保护用的拦网将被撤掉,允许公众前来近距离观察,触摸这一巨大的艺术作品,重新了解巴黎人熟悉的,却又因新装饰而陌生的凯旋门。克里斯托在去世的前两年曾经展望过这一作品的问世,他说:“被包裹的凯旋门,将活起来,在风中舞,在光里闪。包裹材料的皱褶处将是会移动的,整个建筑物的表面将带来感官的享受”。 这场“感官的享受”耗资1400万欧元,全部来自艺术家手稿,回忆录等出售所筹资金,并不涉及公共经费的一分一毫。然而,除却在新冠疫情的经济民生艰难时期,如此巨资的用途所引发的巨大争议,克里斯托生前好友之一,建筑师拉提也在世界报上撰文,呼吁放弃这一“产生巨大浪费的包裹行动”。他解释道:“建议停止包裹凯旋门,原因可以从环境的考量一直说到精神与智识:环境角度来说,两万五千平方米的材料用于包裹一个建筑物,这很难令人接受,尤其是纺织工业目前占据全球碳排放的10%”。
    9/15/2021
    5:36
  • 文化遗产 - 法国蓝色海岸明珠尼斯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
    在中国福州举行的联合国第44届世界文化遗产大会上,法国南部蓝色海岸边的明星城市尼斯如愿以偿,当之无愧地被列入了联合国的世界文化遗产的名单。本台在2018年的文化遗产专题节目中曾经向大家介绍过法国政府正式向联合国递交了尼斯的入遗申请,而事实上,尼斯市的市长早在2012年就已经提出了上述意愿。 尼斯位于法国的普罗旺斯-阿尔卑斯-蓝色海岸大区,背靠阿尔比斯山,面向蔚蓝色的地中海,拥有得天独厚的旅游资源,是世界罕见的一年四季既可以上山滑雪,又可以下海进行水上运动的城市,尼斯是继巴黎之后法国的第二大旅游城市。这里气候温暖,是欧洲驰名的度假圣地,来尼斯旅游的游客的总人数超过当地常住居民的十倍以上。风景秀丽,气候宜人的尼斯也是文人墨客云集的地方。法国十九世纪,二十世纪的著名的作家大仲马,莫泊桑,诗人阿波里奈尔,考克多,画家马蒂斯,以及俄罗斯作家契可夫,画家马克‧夏加尔等都曾经在尼斯逗留,尼斯拥有法国藏品最丰富的马蒂斯博物馆和沙加尔博物馆,在尼斯到处都能够看到文人墨客们留下的足迹。 尼斯附近的旺斯有一个驰名世界的艺术小村叫圣保罗,Saint-Paul-de-Vence应该是全法国接受游客最多的村庄,二次大战期间,这里曾经是作家,艺术家躲避战火的世外桃源,法国著名诗人雅克‧普利维尔就曾经在当地居住 (Jacques Prevert),战争结束后,法国歌星与演员Yes Montant 与 Simone Signoret一同居住在小村,吸引了大批的作家,诗人与画家。俄罗斯裔画家马克‧夏加尔(Marc Chagall)的坟墓就在小村的高处。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现代艺术收藏家马格夫妇(Marguerite et Aimé Maeght) 决定在当地修建一个现代艺术博物馆,博物馆的设计,建造同布置,装饰处处都是著名艺术家的手笔。 马格博物馆的建筑出自法国著名建筑大师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Le Corbusier 的合作者西班牙设计师何塞普‧路易‧塞特的手笔,当时著名的现代艺术大师,毕加索,马蒂斯,夏加尔,米罗等专门为博物馆而创作,馆内的展品以及装饰品,花园中的雕塑以及喷泉今天都是无价之宝。 尼斯城周围的旅游景点举不胜举。不过,有意思的是尼斯今天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文化遗产名单的原因却与次无关,尼斯是作为冬季度假圣地而被列入文化遗产系列,入遗的部分仅仅包括尼斯城区海边的英国人散步大道以及保龙山周边的别墅与豪华宾馆,总面积约为五百多公顷,他们是两个多世纪以来,尼斯作为度假圣地的象征。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这里居住着来自欧洲各地的权贵名流,他们都拥有自己习惯下榻的宾馆,例如,俄罗斯沙皇是尼斯的皇家宾馆的常客,而英国女皇则总是下榻在豪华的 Régina宾馆。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法国著名画家马蒂斯也曾经在此宾馆居住。两个多世纪以来,尼斯始终是一座国际性的休闲圣地。 今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入遗评选标准似乎更加注重休闲,旅游与疗养,或许是为了提振遭受新冠疫情重创的国际旅游行业。除了法国的尼斯等地之外,7个欧洲国家的11个温泉疗养胜地也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他们中包括德国的巴登-巴登(Baden-Baden)、法国中部的小城维希市 (Vichy)等等,这些城镇都因天然矿泉水资源而兴起,他们是欧洲18世纪初到20世纪30年代的温泉疗养热潮的见证。
    9/8/2021
    4:39
  • 文化遗产 - 塔利班重新执政 阿富汗前伊斯兰文化遗产面临威胁
    塔利班组织八月中旬掌控阿富汗政权,西方国家在慌忙从阿富汗撤离之时,也对阿富汗今后的走向深表担忧,除了担忧阿富汗民众尤其是妇女再度受到塔利班的蹂躏迫害之外,也对阿富汗境内丰富的文化遗产的保藏倍感担忧。人们对二十年前塔利班政权炸毁被列入联合国文化遗产的巴米扬大佛的画面依然记忆犹新,今天的塔利班政权虽然承诺将保护文化遗产,善待妇女,不过,各界普遍怀疑塔利班的承诺是否经得住时间的考验。 阿富汗虽然是一个落后的贫穷小国,但却是一个拥有金山银山的矿产大国,更是一个拥有无价之宝的文化遗产大国。 阿富汗位于东西方文化的交汇地带,位处古代丝绸之路的中心要道,阿富汗出土的文物记载了古希腊时代马其顿帝国亚历山大大帝东征的历史,被塔利班炸毁的巴米杨大佛就带有古希腊雕塑的风格,据说唐僧到西天取经时就曾经瞻仰过曾经是世界上最高大的佛像的巴米扬大佛。然而,二十年前的塔利班政权却无视联合国以及世界考古学界的反复呼吁,将拥有一千五百年历史的全世界人民的共同财富毁于一旦。难怪今天西方的文物专家以及考古学者们对阿富汗的历史文物如此担忧。西方学者尤其担心保藏在阿富汗的前伊斯兰文明的文化的命运,而它们中最珍贵的文物之一就是目前被保藏在阿富汗中央银行的保险箱中的两万多件拥有两千年历史的文物。 这批由两万多件金器组成的无价之宝来自公园前的 巴克特里亚王国,巴克特里亚王国 又被称为是“中亚希腊王国”,这是古希腊人对今天阿富汗东北部地区的称呼。1978年,一组在阿富汗的苏联考古学家在一个无名的王子的古墓中发现了这一批文物,至于这名王子究竟是谁,考古学家们今天依然试图在揭开此一谜底。 这批文物包括许多金片服装装饰物,曾经展出这批文物的巴黎吉美东方艺术博物馆的馆长Sophie Makariou 女士向法国媒体表示,虽然这些文物不可能直接在市场上销售,但是,她担心,文物走私分子将它们偷偷地出售给私人收藏者,此外,她更加担心地是掌握这批文物的人可以将金子融化铸成金币或者金条之后再出售。吉美东方艺术博物馆馆长表示正在通过私人渠道与阿富汗同事取得联系,期待能够将其中部分文物运送出阿富汗,法国驻阿富汗使馆也从中加以协助。 这批文物在1978年出土之后,最初被珍藏在阿富汗国家博物馆的地下室中,但是期间曾经多次曾经多次被传失踪,最后,被阿富汗当局秘密转运到阿富汗中央银行的地下室中,这或许是文物至今依然保存完整的原因所在,因为阿富汗国家博物馆的许多文物都早已流失。 那么,二十年前,塔利班炸毁巴米杨大佛时,为何并没有对这批价值连城的巴克特里亚文物下手,对此,法国十字架报报道说,1989年,时任阿富汗總統穆罕默德‧納吉布拉(Mohammad Najibullah)决定加强对这批文物的保护,他将文物安放在银行的保险室中,门上再加上七道锁,每把锁的钥匙都委托给不同的人掌管,要打开保险室的大门,必须汇总所有的钥匙,这或许就是为什么在何塔利班首次执政期间,也就是在 1996 et 2001期间,这批文物丝毫也没有受到损坏。2005年之后,这批珍贵的文物曾经在巴黎等地先后展出。不过,今天外界担心的是这批珍贵的历史文物是否会继续完整无损地保留在阿富汗央行的保险室内。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阿祖莱女士上个月底公开呼吁塔利班组织,在充分尊重国际法的前提下,保护阿富汗文化遗产的多样性,她还要求塔利班组织采取一切必要措施使文化遗产免遭破坏和劫掠。教科文组织承诺将尽一切努力保护阿富汗宝贵的文化遗产。面对一个屠杀平民,丧失理性的极端宗教组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呼吁与承诺又能够起到何等作用呢?
    9/1/2021
    5:44
  • 文化遗产 - 扎根勃朗峰的国际化:UTMB环勃朗峰越野跑之改制与文化遗产传承的思考
    今年5月22日的甘肃山地马拉松事故,极端天气和赛事组织混乱造成21人死亡,当中有UTMB环勃朗峰越野跑赛熟识的梁晶等中国顶级马拉松选手。此事发生在UTMB集团正在改制,决定将越野跑精神与比赛扩张至全球,包括中国之际,本着缓解欧洲环勃朗峰接纳压力的同时让世界各地的跑者有机会在距离自己不远处,享受UTMB认证的美景和挑战的思路,UTMB方在白银马拉松事故后,对越野赛安全性再次进行了一番思索。欧洲越野跑的精神与文化遗产,在向外传递之际,离不开安全的支撑。 UTMB集团董事长兼创始人凯瑟琳-波莱蒂(Catherine Poletti)向记者表示:“我们很难对甘肃马拉松事故做出评价,因为我们不掌握所有事实。我们唯一能说的,就是这件事故,太疯狂。我认为,组织方需要制定一些标准,才能保障安全,安全也与天气预报的准确快速传递相连,与官方搜救紧密相连。组织方必须做到有人手,有不间断的和所有跑者们的联系。环勃朗峰越野跑期间若出现坏天气,我们会给所有跑者发消息,他们会接收到,因为手机是跑者们的必带品之一。我们还和所有补给站的志愿者进行无缝联系。当然,跑者如果不想停,没人能阻挡他,但我们的志愿者会要求他取出手机查看组织方发送的天气预警消息,他们没有理由不停下来”。 凯瑟琳-波莱蒂继续道:“有关预警报告,我们设定了5种语言,还努力提供中文和日语的翻译,因为中日两国有很多人来参赛。事实上,恶劣天气预警下取消比赛,我们遇到过一次,那是在2010年,比赛已经开始,但我们得知山间可能出现风暴,而在跑者们越过国境线进入意大利的山里,直升机很难抵达。所以我们叫停了比赛”。“我们现在需要在各国之间,制定协调统一的跑者必需品规程。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推进UTMB世界赛,这将帮助各国跑者和组织方减少实际可能出现的混乱,同时促进全球越野跑的规范化,安全化”。 凯瑟琳-波莱蒂(Catherine POLETTI)的女儿伊莎贝尔-波莱蒂(Isabelle POLETTI)是UTMB集团网络事务经理,她对记者表示,“今年,四川和云南应有两场跑要举办,我们正在研究是否能确定一些政策,看看这里的政策是否实用于中国,因为如果出现了上次甘肃那样的事情,会是不可想象的。我们想要所有人都能享受这种冒险,但为了让它良好运转,不出问题,需要制定一些规矩。我们现在不知道中方何时能有立法,我们能做的,只有期盼”。 接替UTMB集团传奇发起人之一米歇尔-波莱蒂(Michel POLETTI)的新任集团总经理弗雷德克利克-勒纳尔(Frédéric LENART)向记者表示:“我们不能避免风险,但可以尽量缩减风险产生的几率。我们的目标是更多人能跑起来,不仅是精英,还有普通人,我们希望普通大众也能对山感兴趣,走进山,发现山。为了吸引普通人,就需要做到安全”。 他继续解释称,“我们在选择世界赛合作伙伴的时候,经过成熟考虑,例如合作关系,标志性地标,足够的迎接能力等,以便让跑者在家门口,就能参加环勃朗峰认证过的比赛。我们研究了外国跑者的国籍,根据每个国家与地区参赛者的集中程度,来确认世界赛的选址。不是说世界上每个山都会一样,但在经验,安全,组织等标准上,我们可以做到一致”。 凯瑟琳-波莱蒂补充道:“世界赛方面,我们想要做到且需要做到的是,跑者到达比赛当地之后,知道前方有什么,跑的过程当中会发生什么,如果出了问题,确定自己有良好的信息收发渠道。这就是我们想要的”。“我们会走向跑者,而不是让跑者走向我们。世界赛的发起,就是一个信号,呼吁跑者们更少地旅游,以便更好地旅游,更好地发现一个国家,而非跳上飞机,飞上数千公里,再返回”,因为“以2017年的数据来看,我们收到了1万8千份参赛申请,最终成跑者,只有1万人。2018年,大概有2万4千人申请参跑,2019年更是达到了3万2千份申请。环勃朗峰周边地区已经饱和了,所以疫情期间,我们研究了向外发展,开启世界赛的可行性,最终决定以同样的标准和规范,为世界跑者带去更多的地理可能性”。
    8/17/2021
    5:04

About 文化遗产

Station website

Listen to 文化遗产, 要闻分析 and Many Other Station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ith the radio.net App

文化遗产

文化遗产

Download now for free and listen to radio & podcasts easily.

Google Play StoreApp Store

文化遗产: Podcasts in Family

文化遗产: Stations in Family

Information

Due to restrictions of your browser, it is not possible to directly play this station on our website.

You can however play the station here in our radio.net Popup-Player.

Radio